文如其人,脑洞清奇,资深大三角爱好者,发刀惯犯;
楼诚坑已退休;现专注瓶邪相关

【黄李】作茧自缚(上篇) 旧文修改归整重发,希望善始善终,把坑填完了不留遗憾...至于下篇什么时候发出来,码字速度与最近心情差的程度成正比 主CP黄李,副CP程家 链接戳评论区,字多慎入~ 2018-10-18 16 22
中午跟室友去她母校吃了顿饭,吃完出来正好见到大批学生成群结伴奔向教室。毕业很多年了,我从不羡慕这些年轻的面孔,也没想过穿越回到大学的岁月,今天却突然十分的怀念。 大三之前的生活很简单,每天上课下课,去小吃街觅食买酒,回到宿舍疯狂磕恐怖片,再偶尔跟异地的小女友吵个架...整体而言是平静而惬意的。 那时候还没尝到被执念折磨的滋味,也不知道上帝会在派送出一份大礼之后,又悄悄地收了回去。 2018-10-17 2 10
看来今年真的过得很不好,想一个脑洞,BE;换一个脑洞,依然BE... 打算重写一篇坑掉的文,之前一直写不下去就是因为设定是HE,改成BE瞬间豁然开朗~ 2018-10-16 13
【邪簇】执(一发完) 执念的执,极度偏执的单箭头;电影《无双》的沙海AU版,当然精彩程度远不及电影的千分之一;有一些改动+私设; 分割线:———————————————————————— [黎一鸣和黎簇的场合] 黎一鸣决定跟儿子好好谈一谈,先摆正心态以父亲的身份作为基准,而不是简单粗暴地把他视为病人、混小子。自从半年前黎簇从沙漠里回来,父子俩敌对得厉害,因为黎簇无时无刻不在密谋出逃。不管怎么问,他都只会反复地说一句话:没时间了... “告诉爸,你要找他做什么?”黎一鸣递给黎簇一杯水,拍拍肩,示意他放松。黎簇惊惶地接过水杯,眼珠瞪得就快要挣脱了眼眶。“我想知道他的计划进行到了哪一步,要是没成功,”说着双手抱住... 2018-10-16 40 6
生日礼物(一发完) 不是生贺×3,生贺写这种会被打死吧...依然是瓶邪前提下,花爷单箭头小三爷...时间线为《十年》之后,《重启》之前 分割线:———————————————————————— 又到一年生日时,每年都必然经过的一天,讲究之人还会分农历和公历,过两次,赘余又毫无创意。人嘛,仿佛都有这毛病,愈是觉得生命雷同得缺乏意义愈要拼命地刷存在感。解雨臣是个例外,这一天他都漫不经心地侧躺在沙发上,静待时间流逝。即使是一个人在家里,也习惯性地穿上整齐的衬衣和西装裤。今年他没有像往年一样去戏园子转转,而是选择独自放空,啜饮,看文艺片。 刚刚看完了一部加拿大的电影《The Hanging Garden... 2018-10-15 46 2
2018-10-14 1 8
我很抱歉在知乎体中稍稍提了一下黑花的黑爷单箭头,让大家踩雷了...但并不是出于混《乱《邪《恶的癖好,提这一茬是因为,知乎上提问的人是苏万,正陷在对好哥的执念中无法自拔,以及接受不了“好哥被野《男人拐走了”这个事情。我的设想就是,苏万看了小花的回复以后醍醐灌顶,决定放下对好哥的执念去追求黑爷...而他们不知道促成他们走到一起、点醒了苏万的人却是黑爷当初求而不得的花爷...写的时候觉得这个暗梗挺有意思的,没想到会导致一些争议。我以后还是尽量注意吧。 2018-10-12 8
【知乎体】竹马输给天降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标题说明了一切...小花单箭头向;时间线为沙海邪帝剿《灭《汪家计划实施后,纸三角还没重归于好,部分内容出自本传之邛笼石影; 另有黑爷单箭头花爷预警... 分割线:———————————————————————— 万万没想到,追随了很多年的H哥,因为跟我们一个共同朋友Y有误解,连带着和我也决裂了。后来他去为一位W先生做事(这人的英文名首字母缩写是W),每天同W出双入对。我求过他好多次,他的态度都很冷酷,还说我也好,Y也好,都是坑货,把他给卖了,W先生才是拯救他脱离泥潭的人。现在我找不到Y,H哥也拒绝再跟我见面。难道竹马输给天降是常态吗??? 233人关注 10条评论22个回答... 2018-10-11 166 27
【瓶邪】长白山私有 被屏蔽了。。。明明很清水,明明是个不合格的PWP啊。。。惹不起惹不起,重发,直接走链接了~ 标题出自《富士山下》里面那句歌词“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时间线为本传大结局篇,小哥进青铜门前;部分对话也出自原著 2018-10-09 31 2
想了很久,还是决定说几句吧。 我依然非常喜欢黄李和凌赵这两对衍生CP,不过暂时不打算写了,已然对写作有阴影了。大约三个月前答应了歌友会的联文,近日会发;然后年底可能更新一篇黄李,是修改以前的旧文,夹带一些谭季的内容(也是欠景太的生贺)。除此之外,这个号大概是不会再发楼诚相关的内容了。 跟蒸煮没有关系,是我个人的问题。并且我已经退休一段时间了,具体原因之前讲过的,就不赘述了。以前写的文不会锁不会删,还分好了合集,欢迎自取,转载随意,但拒绝抄梗 融梗。 目前磕的CP只有瓶邪和关周。 2018-10-08 2 28
2018-10-08 6
昨晚跟好友吐槽,这么多年来我早就学会了不指望他们,我向往的东西我会自己想办法得到和保护好。比如说玄学,又比如说写作,从不奢求他们哪一天能够理解或者认可。事到如今,我对他们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我不喜欢的东西不要硬塞给我。可惜他们始终没学会。 2018-10-06 1 28
【瓶邪】瑶山一夜 时间线:本传《阴山古楼》,铁三角落脚巴乃,去湖里潜水过一次,吴邪要离开一段时间置办潜水专用物品的前一夜;背景:小哥从陨石洞里出来之后记忆严重受损; 单纯地觉得他们其实早就说开了,first 并不发生在长白山告别前更不是雨村...所以码了个不走链接的原著向PWP~ 分割线:———————————————————————— 夜已深,收拾完第二天要进山的物品,关了灯,两人回房后直挺挺地躺在竹板床上。“小哥,早点休息。”吴邪轻声道,并不指望张起灵回应他,侧过身准备阖上双目。一只手伸了过来,手掌搭在吴邪的胸口,那一片的细胞都沸腾了。 “那天晚上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吗?”说过的话怎么可能不记得,自己... 2018-10-04 39 8
2018-10-02 1 2
2018-09-28 2 3
讲个笑话。自从开始补本传以来,每天都会梦到下斗...差不多是一三五围观小三爷倒斗,二四六七亲自动手的节奏~但是目前为止,我干的全是打杂的活儿!连个粽子都没见过,摔! 依稀记得第一次跟着大队倒斗,墓穴外头是一片丛林,我不能进去,在外边负责看管物资。后来老虎来了队长要求撤离,还把吸入毒气过多致死的女人尸体留给老虎啃了...我说怎么这么残忍,可是来不及了只能狂跑。第二次我和一位小伙伴做寻龙点穴手,摸索了半天终于发现地宫就在村庄里放满了被雨水浸湿的麦垛的晒坪附近,最终确定在一口古井下面,关键是这井还不是枯水的...正寻思着怎么下去,尼玛醒了! 2018-09-24 7
分道扬镳(下篇) 依然是瓶邪大前提下的簇邪,微大三角向;时间线接《盲塚》,即簇邪再次分别两年以后; 本文赠 @馒头君沉迷科研中 ,感谢馒头陪我一起入坑~小哥微出没预警;结尾纸三角画风沙雕预警 分割线:———————————————————————— 黎簇名字里的这个『簇』字,父亲解释过,是一种乐器,同时寓意新抽的树芽,令人联想到叶片在枝头一簇簇绽开的景象。听起来是一派的生机勃勃,可随着时间的变化,黎一鸣后悔了——黎簇人如其名,长成了那种不怕死不可控的顽劣少年,亦是他们最头疼的类型。多年之后,在黎簇踩着中二病尾巴的那两年,他悟出了,原来爱意和恨意也可以在一夜之间一簇簇一丛丛地绽开。 由... 2018-09-19 147 22
分道扬镳(上篇) 瓶邪大前提下的簇邪,微大三角向;时间线接鸭梨离开汪家之后;本文赠CC @Caroline20161001,感谢CC陪我一起磕各种大三角~ 分割线:———————————————————————— 斯德哥尔摩症,就是人质爱上了劫//持犯。一年前在沙漠里王盟对黎簇说过这番话,黎簇嗤之以鼻:我三观正着呢。一年后,在与吴邪失去联系的第一百天,黎簇终于还是按捺不住找上门了。 要找吴邪并不难,尽管以往都是单线联系,黎簇暗中留了个心眼,通过梁湾辗转弄到了王盟、坎肩和王胖子甚至解雨臣等一行人的号码。再不济,他做好了径直前往吴山居揪人的打算。坊间流传吴邪近日驻留于杭州市郊区的老宅子里。版本很多,有人说这... 2018-09-16 133 30
大结局看得我火大~都到长白山下了,敢不敢真的把接小哥这段拍出来? 不要求完全再现《十年》所有的内容(也知道不可能),好歹拍个青铜门开启,两人重逢的画面。吴邪和胖子在潘子墓前的对话倒是神还原... 2018-09-15 1 4
看预告片,汪小媛是领便当了,而且目测是为鸭梨挡枪...又让我想起了台丽。两次重刷伪装者都会为曼丽的死而痛哭... 邪簇邪和台风台这两对斯德哥尔摩师徒CP,我竟分辨不出哪组更不幸。后者是大写的BE,也成了台花挥之不去的梦魇,可毕竟也是老师填进了自己的生命做的局,看到这里我还是确信疯子确实爱上了他的小狼狗;而吴邪心心念念的,自始至终都只有小哥一人。 2018-09-15 1
鸭梨×汪小媛这组总让我想起了台丽,生死搭档CP...注定BE组 可惜鸭梨和台花的真爱都是拐带他们的人,同款斯德哥尔摩症 2018-09-09 4 6
2018-09-08 4
【瓶邪】假如吴邪没能接出小哥...(一发完) 看《十年》的时候,一直在想,如果吴邪没能接到小哥,接下去的故事会怎样...不知不觉就脑补出了一个BE;极度OOC,逻辑崩坏预警;本纸脑子有坑,精分晚期,但拒绝人参公鸡 分割线:———————————————————————— 那年夏天,我们提前了一个月抵达长白山下。仗着时间足够多在周边驻扎游荡,下了几个斗,基本上无甚收获,除了手腕和手臂上又增添了几道划痕。眼看距离约定的日子还差三天,不想再浪费时间,索性径直去找小哥驻守的青铜门的那座山头。山涧下有好多被折断一半翅膀的蝙蝠,一只只零散地插在雪跺上,身躯都僵硬了,眼睛却瞪大呈死不瞑目状,似被冰封住了。 融化的雪水蚀出了一条小河,水流不疾不徐,... 2018-09-08 49 21
2018-09-04 3 2
2018-09-01 3 6
突然发现每次我爬墙都会被本命圈子的人薅//羊毛...当然,我早就说过,我本来就墙头众多,又花心,爬墙早已是常态,而且也绝对不会因为被薅了就不爬了...但是,不要以为我暂时注意力转移了,不产粮不看文就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 我很生气的一点是,黄李多xie多冷门的CP,竟然也逃不过。用我一手扶持起来的冷xie CP的设定、梗甚至是类似于语句去写热CP,然后收获更高的热度,这一波操作真是6。 跟我熟识的基友都知道,我会为了补充文章的背景就去读原著、查资料,哪怕只有一段话,一点细节,背后做的功课可能都要耗费一整个晚上。写小众CP是我的爱好所在,从来没有抱怨过热度低,也没有因为没人看就断更。我还会出于... 2018-08-31 7 21
2018-08-25 4 3
TOP

© æ¶é­”之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