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ID名:谜之热爱冷CP;现已爬墙,无所谓冷不冷的问题;文如其人,脑洞清奇,精神病系写手,资深大三角爱好者~

秘密2.0 之前的版本由于题材所限,写得比较简略,这个是沙漠之车的补充版... 黑邪簇三人愉快地玩耍预警...微提及瓶邪和花邪不打tag预警... 只有一点肉渣,但是被PB怕了,直接走链接~ 2018-12-13 25 7
新的合集分好了,把瓶邪和All邪的文章分开了...然后发现,All邪的数量多得多了...捂脸~但其实我真的是坚定的瓶邪党,只是原著把能写的都写了,没啥发挥的余地~希望新的一年多点灵感多点产出吧... 2018-12-12 1 2
2018-12-12 2
秘密 首先非常感谢紫杀太太 @紫杀 做的《文手虐向挑战十题》模板; 换了一种玩法,把9个片段拼凑起来成为一个完整的故事;全文不虐; 时间线是鸭梨第二次进古潼京与吴邪重逢,再次下地之前黑邪簇三人愉快地玩耍暗示;轻微花邪瓶邪提及预警,tag就不打了; 分割线:———————————————————————— 1.描绘一个静止的场景,来体现一个简单的情节 沙漠中的夜空究竟还是和城市不一样,在这里没有光污染,天空呈现出一种澄澈的湛蓝色,点点繁星闪烁着点缀其间。月光洒在同样皎洁的细白沙子上,分明是静谧无风的夜晚,黎簇的眼前却幻化出细沙如流水般倾泻的情景,而那个人在... 2018-12-11 20 3
意难平(一发完) 文如标题,大花视角,CP是花邪簇邪,微NTR预警;微瓶邪BE暗示; 正文被PB,评论区走链接 2018-12-08 74 33
家里有事+病了一场,我俨然已经从日更(大概隔天一两天一更?)选手沦为了周更选手...未来一周估计还得消失,临时决定先捣鼓一篇学术小论文,不过难度大概不比写小说高...总之,我没有爬墙更没有弃坑跑路~ 2018-12-03 1 19
戒烟2.0(一发完) 继续戒烟(失败) 带花爷出场,正面交锋~ 分割线:———————————————————————— 被软禁的吴邪看到迎面走进屋子的解雨臣,眼睛都发亮了,类似于在丛林中埋伏已久的豹子,听见猎物的脚步声靠近的那种神情。 解雨臣捎了只细长的银灰色长方体的金属盒子,径直递给吴邪,“电子烟。” 吴邪的指尖触到了这物体,还没来得及打开就被风驰电掣的速度抢走了,只听一旁的张起灵解释道,“电子烟的危害并不比传统卷烟小。” 解雨臣望了张起灵一眼,倒没有夺回盒子的打算,而是不紧不慢地说道:“对戒烟有帮助。” 吴邪先是一怔,然后苦笑:“小花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我早就放弃治疗了。” 张起灵补充... 2018-12-03 107 5
跟真爱去唱K,连续唱了两个小时的丧情歌,问我能不能点些开心的歌~我:可是我的手机歌单里都是这些... 2018-12-01 1 10
2018-11-27 7
戒烟(一发完) 一个短小的戒烟(失败)梗~ 雨村背景,但是行文非常之负能量... 分割线:———————————————————————— 天气转凉,吴邪习惯性地从衣兜里摸出一根烟打算吸上一口,打火机还没摸到就被拦截了。 “吴邪,你又背着我藏烟。” 凉如秋水的眼眸,和同样冰凉的话语从眼前掠过。 可惜今时今日这人对吴邪不再具有威慑力。 “你不也背着我跟我三叔联系。” 吴邪冷哼一声,伸手去抢烟,无奈手慢了0.3秒,失败了。 类似于场景和剧情,短短两年循环了不下十次。吴邪感到颇为疲惫,两眼发黑。 张起灵也不跟他吵,递过一只古老的白底蓝边搪瓷口杯,揭开杯盖现出里边散发着浓郁中药味的深褐色汁液。 吴... 2018-11-26 69 3
2018-11-21 5 10
遗物(一发完) 死亡梗,有修罗场,介意的慎入; 微胖子视角~ 分割线:———————————————————————— 吴邪咽气于一个寻常的冬日:那天村子的上空正飘洒着连绵不绝的细雨,他非说此乃漫天的飞雪,尽管躺在床上动弹不得,还逼迫王胖子和张起灵端着手机出去录视频给他看。 待他们兜了一圈回来,被猎猎的冷风透过裸巜露在外的脖颈灌满了衣服,才发现吴邪已经阖上了双眼,呼吸停止,笑容安详。 由于吴邪生前提过他不想下葬数年后再被别的土夫子倒斗更不想求他们给他守墓,隔天他们做完了简单的遗体告别仪式就在附近的殡仪馆举行了火葬。 确认吴邪死亡的当天晚上,解雨臣从北京赶了过来,穿了一身黑,连标志性的粉色衬... 2018-11-19 221 51
2018-11-15 2
【知乎体】全世界都把你当救世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原著向,很短小,可能有bug... 再说一遍:花爷真乃我的榜样~ 分割线:———————————————————————— 准备离家的时候家中亲人病倒了,病情也较为危急,最近几天都待在医院里忙里忙外地跑。在这种情况下别的亲人依然不断地将他们的焦虑和恐惧转嫁到题主身上,俨然把题主当成了救命稻草...我已经好几天没怎么休息了,心情很丧,每天都很难熬,不确定到底还能撑多久。 666人关注 88条评论 216个回答 望千门如昼 谢邀。 说“全世界”太夸张了,不过身边的人在遭遇险境之际都会选定一个目标并给予极大的期待值,然后自欺欺人式地回避自己的责任,是常态,人性皆如此。 对... 2018-11-14 35 2
公路尽头·æ¥”子 公路AU,部分梗和句子来自《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部分设定出自《藏海花》; CP主要是花邪,有瓶邪白月光提及;第一人称预警;花邪非旧交,支教教师×艺术系毕业生; 手上没什么存货,可能会写很慢... 分割线:———————————————————————— 雾霭笼罩了整条国道,有那么一瞬间我竟分不清到底是早上还是傍晚,不过旅途中比这更糟的时刻多了去了。我立在路旁,走是走不动了,想坐下又犹豫了,倒不是担心被地上的石子和雾水弄脏裤子,我怕的是这一坐下就要睡着了再也不想起来赶路了。只得祈祷下一辆车千万要有眼光为我停下来,载我前行。 约莫在半包烟的光景前有一辆敞篷吉... 2018-11-11 14 2
这几天心情不好,抽空上lofter刷刷短文刷刷图,回血了一点点...然后打开文档自己写,写下一段,又是丧得没边...我是不是这辈子都写不出真正意义上的HE了~ 2018-11-11 1 22
2018-11-09 6
2018-11-09 1
隔墙⑨ 隔墙系列的番外,可看可不看; 花爷失恋梗,纯刀子慎入...向花爷道歉... BGM——《沿海公路的出口》 分割线:———————————————————————— 正式发现吴邪出轨之后,解雨臣给了自己二十一天的时间。等三周的期限一过,要么重归于好,心里不再梗着这件事情,要么就彻底地告别和放下这段感情。 早在一年多以前他就察觉到了吴邪的不对劲:平时都各忙各的两三个月才见一次面,还全程心不在焉。那天吴邪在咖啡店点了杯摩卡,解雨臣悄悄地上微信让吧台的咖啡师帮忙换成焦糖奶茶,吴邪喝完了都没吱一声。 说到奶茶,解雨臣曾经很迷恋,明知会破坏身材还是忍不住三天饮一杯的频率。自从跟吴... 2018-11-07 39 7
中毒 昨天出去跟友人喝茶聊天,两个人都很丧。我提到了一个概念就是,在家乡待到了一定的时限,整个人都是中毒的状态,并且持续影响的时间很久,离开之后要花费大量的意志力去解毒。还有一句话,在大海里遨游过怎么可能甘心回到池塘,哪怕海洋也被污染了,体内的毒素也总比死水里少。 2018-11-06 6 5
2018-11-04 3
隔墙⑧ 可以当成end看了~ 最后一场修罗场花爷终于扳回一局;结尾一句话簇邪 分割线:———————————————————————— “胖子,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解雨臣的约,吴邪自然是要赴的,心下虽想跟随张起灵一同前往长白山,无奈分身乏术。思来想去能指望的只有一个胖子,好歹他是认识张起灵的,为人也老道而靠谱。 听筒里传出胖子的大嗓门,“他娘的天真你终于想到老子了。” “你在哪?” “在广西巴乃。”听起来胖子似是迟疑了一下,“过两天是云彩的忌日。” “那你多陪陪阿贵,替我烧炷香。” 既然胖子这个资深外挂飞了,接下来的步骤就只能靠自己完... 2018-11-03 54 8
2018-11-02 2 7
隔墙⑦ 本章切换回小哥视角...全篇都是瓶邪的场合 分割线:———————————————————————— 张起灵一眼就看到了,吴邪那骨节分明的手指上,还圈了亮闪闪的一只圆环,正是解雨臣送的订婚戒指。 不管是不是他心甘情愿戴上的,最起码都是客观的存在,始终硌在他们中间。张起灵想,他只消轻轻地转一转就能把它取下来,假装这个障碍不复存在,但残存的理智提醒他不能够再闹荒唐了。 吴邪触到了张起灵的眼神,蓦地抽回了手,插进衣兜里不让张起灵看到。 “没事的。”张起灵将吴邪拥入怀里,发现他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小哥,我想喝酒。” 酒,家里还有几瓶,黑瞎子没喝完留在酒柜... 2018-11-01 37 15
【原创/百合】用一分钟初见(一发完) 谢谢你帮我写出这个故事~我自己一定是绝口不提的 袖冷暗香凝: 这是之前承诺送给我真爱的大礼, @恶魔之纸👿 来收礼物了! 标题与 @恶魔之纸👿 的某篇文同名,因为这名字是我取的,万一她那篇坑了,这名字不就可惜了吗…… ★★★★★★★★★★ 一 无期书店 欢迎光临无期书店。 我今天早上抽了一张牌,牌说今天会有贵人来,我一看就知道是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花点时间听我讲一个故事? 喝杯咖啡怎么样?虽然是速溶的,但味道还不错。 真是不... 2018-11-01 10 3
2018-10-31 2 4
隔墙⑥ 持续僵持...BGM——《爱我还是他》 有一句话盟邪预警~ 分割线:———————————————————————— 从捅破窗户纸交往至今十余年,吴邪亲眼目睹解雨臣如何从一个稍嫌稚气的少年成长成解家独当一面的顶梁柱。 他都明白的:人不可能一成不变,尤其是解雨臣这些年承担了太多家族赋予他的责任。解家有一条匪夷所思的家训是不要指望任何人,也犯不着给别人希望,所有的事情都必须独自完成。 道理吴邪都懂,也努力尝试去理解,只是心里难免有些发堵:既然他解雨臣什么都可以做到,那么还需要恋人和朋友作甚,孤独终老岂不更合适?! 吴家三代都“收割”过解家这话不假,可他爷爷吴老狗... 2018-10-30 33 8
TOP

© æ¶é­”之纸👿 | Powered by LOFTER